首页>>资讯文摘

布客

2022-12-30 09:00:21 93

《布客》是清代小说家蒲松龄创作的文言短篇小说集《聊斋志异》中的篇目。

原文:

长清某[1],贩布为业,客于泰安。闻有术人工星命之学[2],诣问休咎[3]。术人推之曰:“运数大恶,可速归。”某惧,囊资北下。途中遇一短衣人,似是隶胥。渐渍与语[4],遂相知悦。屡市餐饮,呼与共啜。短衣人甚德之。某问所干营[5],答言:“将适长清,有所勾致[6]。”问为何人,短衣 人出牒,示令自审:第一即己姓名。骇曰:“何事见勾?”短衣人曰:“我非生人,乃蒿里山东四司隶役[7]。想子寿数尽矣。”某出涕求救。鬼曰:“不能。然牒上名多,拘集尚需时日。子速归,处置后事,我最后相招,此即所以报交好耳。”无何,至河际,断绝桥梁,行人艰涉。鬼曰:“子行死矣, 一文亦将不去。请即建桥,利行人;虽颇烦费,然于子未必无小益。”某然之。

某归[8],告妻子作周身具[9]。尅日鸠工建桥[10]。久之,鬼竟不至。 心窃疑之。一日,鬼忽来曰:“我已以建桥事上报城隍,转达冥司矣,谓此一节可延寿命。今牒名已除,敬以报命[11]。”某喜感谢。后再至泰山,不忘鬼德,敬赍楮锭[12],呼名酹奠。既出,见短衣人匆遽而来曰:“子几祸 我!适司君方莅事,幸不闻知。不然,奈何!”送之数武,曰:“后勿复来。倘有事北往,自当迁道过访。”遂别而去。 [1]

白话译文:

长清有个人,靠贩布为生,客住在泰安。听说有个算命的算得很准,便去询问吉凶。算命的给他算了一卦,说:“运数太坏,赶快回家吧!”布客害怕,急忙带着资财北返长清。

路上,布客遇到一个短打扮的人,像是个衙役。两人渐渐搭上话,谈得十分投机、高兴。布客每次买来酒饭,都喊短衣人一起吃,短衣人很感激。布客问他要干什么去,短衣人回答说:“要去长清勾人。”布客问勾什么人,那人拿出一份勾牒,让布客自己看。布客见上面第一个人名就是自己,惊骇地说:“为了什么事要勾我?”那人说:“我不是活人,是鬼都蒿里山东四司的衙役。想必是你寿数已尽。”布客哭着向他求救。鬼衙役说:“这不好办。但勾牒上人名很多,全部拘齐还需要好几天。你赶快回去处理后事,我最后去招呼你,这就算是对我们交好的报答了。”没多久,两人来到一条河边。因为河桥断了,行人都在艰难地涉水过河。鬼衙役对布客说:“你马上就要死了,一文钱也带不走。请你在这里建一座桥,以方便行人。虽然花费不少,但对你未必没有好处!”布客认为很对。

布客回到家中,告诉妻子给自己准备后事。自己纠合工匠,立即去建桥。过了很久,鬼衙役也没来,布客心里不禁暗暗怀疑起来。一天,鬼衙役忽然来了,说:“我已将你建桥的事上报城隍,城隍又转达给冥司,说这件事可以延长你的寿命。现在你已被从勾牒上除名,我特地来通知你。”布客欢喜地道谢。

后来,布客又来到泰安,没忘记鬼衙役的恩德,恭敬地备了香、纸,喊着他的名字祭奠了一番。布客一转身出来,只见那鬼衙役匆匆地赶了来,说:“你差点给我惹了祸!刚才正好司君在处理公务,幸亏他没听见!否则,还以为我在徇私舞弊呢!那可怎么办!”送布客走了几步,又说:“以后不要再来了。倘若我有事去北方,自会绕道去看望你的。”说完告辞走了。

词句注释:

[1]长清:今山东省长清县。下文“泰安”,今山东省泰安县。

[2]工:精通。星命之学术家认为,人的命运常同星宿的位置、运行有关, 故把人出生年月日时配以天干地支而成“八字”,按天星运数,附会人事, 推算人的命运。这种方术称为“星命之学”。

[3]休咎:犹言吉凶。

[4]渐渍(zì字):犹浸润,这里是逐渐的意思。

[5]干营:办事。

[6]勾致:捉拿、拘捕。

[7]蒿里山:蒿里山本名高里山,在城西南三里。山有十殿阎君,掌管人世间的生死祸福。东四司:十殿阎君下属七十五司,东四司疑指主管生死轮回的诸司。见《泰安县志》卷七及《岱览·岱麓诸山》。

[8]归:回到家中。

[9]周身具:指棺椁等葬具。

[10]尅日:也作“刻日”,定期,尅,通“刻”。鸠工:鸠集工人。

[11]报命:复命。

[12]赍(jī鸡):携带。楮锭:纸钱,纸锞。 [1]


相关标签: